24th“大師班”日本行系列報道

本期提要:
第24期的31位大師班學員初到日本東京,來到了日本建筑模型唯一的展示館——建筑倉庫,走進隈研吾設計的Pigment Tokyo,現場體會東京“FARET立川”公共藝術區、國立新美術館、21_21designsign以及森美術館,欣賞明治神宮傳統文化特色以及青山傳統手工藝品。學員們站在東京國立博物館中,體會了日本的歷史文脈,收獲頗豐!
本期圍繞“藝術與文創”主題,學員們與大家共同分享學習成果。

活動策劃:林家陽
編輯顧問:婁永琪 喻大翔
主 編:趙昆倫 陳慶軍 高巍巍 湯翔燕
學術主持:趙 明
責任編輯:李 雯
編輯團隊:朱心怡 熊 妍 肖詩夢 閆 明 梁心怡
活動后援:張嬿雯 王亞琦 李 雯
組織單位:同濟大學設計藝術研究中心
支持單位:同濟大學設計創意學院

一、思考來自“FARET立川”和北川富朗

撰文:林家陽 / 同濟大學

1.“FARET 立川” 藝術起源

“FARET 立川”是對于舊美軍基地的一個重建開發項目。更早的立川是舊日本軍隊的駐屯地和首個軍用機場,戰后至 1977年被美軍征用為基地。

當日本進入經濟高度成長時期,東京市中心出現了“一極集中”(人口、政治、經濟、文化集中于東京)現象,亟需采用多種形式分擔城市功能。如何讓周邊的立川地區承擔其中的文化職能?首先應改變人們對立川固有的印象,將“軍事基地”轉變為“文化城市”。

極富創造的“FARET 立川”藝術總監北川富朗把城市開發與藝術策劃融為一體。新的城市名“FARET 立川,”源自意大利語“FARE(意為創造、新生)”和立川(Tachikawa)的首字母“T”組成。北川把藝術的本質、世界多樣性的精妙與偉大之處融入城市。賦予了藝術品在建筑邊緣的系柱、通風口、長凳、通道的功能藝術化,在5.9 公頃的區域各處,人們一邊散步一邊充滿著發現的驚喜。

“FARET 立川”完成于1994年10月13日,如今,它已成為通過藝術重建城市的成功典范。

立川項目策劃者北川富朗
日本藝術祭大師,畢業于東京藝術大學

2.立川公共藝術開啟了一個藝術家的時代擔當

“人類今后是怎樣去發展,怎么樣將我們的生活以藝術的方式留存下來,這些都是當代藝術所要思考回應的一個命題”。

第24期全國設計“大師班學員” 在“FARET立川”
攝影:林家陽

“FARET立川”公共藝術 / 攝影:林家陽等

一生致力于藝術與草根社會的結合,通過藝術、觀光與在地智慧的力量集約,振興凋敝的社區和鄉村的北川富朗通過“FARET立川“的公共藝術開啟了一個藝術家的時代擔當。繼而成為越后妻有、瀨戶內國際藝術祭、奧能登、北阿爾卑斯四個大地藝術祭的策展人,偉大源自他的時代責任感。今天,“FARET立川“的實地考察讓我深刻體驗一個藝術家的偉大所在。

(左)FARET立川公共藝術 / 攝影:鄧輝華
(右)第24期全國設計“大師班”學員在FARET立川
攝影:朱心怡

“FARET立川”項目的啟動在1992年。它是如今全球化浪潮的發端之年,美國瓦解了蘇聯和東歐社會主義陣營。從那時開始,日本采取一切聽從和跟從美國的政策。而北川提出的方案,就是在這種大背景下——城市計劃可以做些什么?

美國著名藝術家克萊斯·奧登伯格(Claes Oldenburg)的作品《口紅》由三層樓高的金屬板制作而成。

1992年,世界并未穩定,仿佛打開了潘多拉的魔盒一般,宗教信仰、世界陣營、媒體問題、基因問題等反而層出不窮地暴露了出來。這些矛盾,能否通過“FARET立川“反映出來?北川對此進行了苦苦思索。當時的城市項目中,藝術著眼于“最大公約數”性質的東西,即共通性,做出來的作品概念籠統,掩蓋了深層次的社會矛盾和社會真相。作為一個藝術家有責任呈現這個世界的多樣性。

美國藝術家唐納德·賈德(Donald Judd)的遺作——停車場的墻壁,眾多藝術家參與到“FARET立川”中的基礎設施功能設計里,呈現出了世界的多樣性。當人們行走在立川的街道上時,便會慢慢感覺到自己漸漸與這個城市融為一體。

那時的“FARET立川”中,所有建筑計劃都已敲定。北川還能做什么?

他將目光投向了公路護柱、通風口等,這些公共設施的附屬品,在建筑中被忽略的地方。用藝術賦予它們以生命,盡可能地讓這些部位實現功能方面的藝術化。來自36個國家擁有不同藝術手法的92位藝術家為“FARET立川”進行了多樣化的創作。

美國藝術家維托·阿肯錫(VITO ACCONCI)
設計的汽車形狀的公路護柱。
表演:賴漫、吳熠玲 / 攝影:肖詩夢

“FARET立川”公共藝術 / 攝影:林家陽

最終,“FARET立川”成就了一座令人愉快的城市,一個可以讓不同的人都倍感親切的城市。不僅注重城市的使用功能,還要讓城市在各種意義上深入民眾,讓城市與人心相結合。

毋庸贅言,藝術創作并不是只集中于一種物體或一種表達方式上,而是呈現于多種多樣的事物。地球上生活的73億人,每個人都是不同的個體,這就是藝術的思想之源,而我們的工作就是將創意的多樣性讓類似立川這樣城市獲得重生。

尼日利亞藝術家Sunday Jack Akpan的作品
攝影:林家陽等

Sunday Jack Akpan是尼日利亞的一位墓碑工匠,許多尼日利亞人民都拜托他將人在生時的模樣做成墓碑。

“我想到的藝術是從起源開始就是為苦難當中的人們拯救靈魂的,我們在今天也只有藝術能夠給這片大地帶來新的生機。”這是“FARET立川”和北川富朗帶給我的思考。“FARET立川”雖沒建美術館,但當地居民都會出資投入公共藝術。公共藝術成為居民喜愛的一種藝術。因此,“FARET立川”公共藝術不僅給立川這個城市,給日本給世界都產生深遠的影響。

二、像霧像雨又像風

撰文:盧 東 / 杭州娃哈哈集團有限公司

到日本之前,同事推薦一定要看美國文化人類學家魯絲.本尼迪克特的著作《菊與刀》,以便對日本這個國家和民族有個深層次的了解和理解。我有些不以為然:一個歷史并不悠久且文字都是模仿他國的國家,值得研究嗎?對日本的敬意和興趣,僅來自二戰后迅速崛起的現代科技和后來被世界評價為第一的極端自律的民眾素質。1月11日抵達日本成田機場,我們的地導小陳,一位留學日本學習政治和歷史且已在東京生活10多年的上海人,對日本人的入木描述讓自以為沒啥好研究的我有些慚愧和震驚,從而對這個民族的思維模式、性格和文化有了深深的興趣。

日本東京城市鳥瞰圖 / 攝影:林家陽

印象最深的是日本人內心的隔離和疏遠。小陳說日本人的內心永遠走不進,就像霧里看花永遠也看不真切。他們不僅排斥外來民族,也排斥自己人。盡管同事、朋友之間天天見面,但相互未必知道對方的家庭、收入、財產情況。他們永遠給別人留足面子、不給別人添麻煩;個人自掃門前雪莫管他人瓦上霜。就像《菊與刀》文中所說,嚴格的等級制度、服從及超強的執行能力造成了日本人矛盾的性格:好斗而又溫和,黷武而又愛美,倨傲自尊而又彬彬有禮;對精神的重視及對生命的看淡,讓日本人堅韌而又殘忍。12日參觀了東京新國立美術館,里面正好展出日本書法。感覺與中國的書法展很不一樣。每副展品僅一字、二字或者寥寥幾字,但都大開大合,氣勢磅礴,字與意、字與人合一。其中有個古漢字“開”字展,體現了日本人向往開放與包容的精神境界。

國立新美術館書法展 / 攝影:盧 東

國立新美術館書法展 / 攝影:盧 東

在立川的藝術街區,在各國藝術家創作的藝術雕塑中,建筑頂上有一個由一只鳥和一位小女孩組成的雕塑深深的吸引了我:小女孩奮力張開的雙手,就像一對放飛的翅膀,迎著陽光飛向光明、和平和自由。我雖看不清小女孩的面部樣貌,但一定是充滿了渴望和喜悅。我想,這就是人類的終極夢想,不分國籍和種族,光明、自由、美好、和平是所有民族內心的渴望和終極目標。我想,這一定包括日本和日本民族。

立川藝術街區屋頂上的小女孩雕塑 / 攝影:盧 東

三、敬天循禮的克制之美

撰文:包浩乾 / 上海藝尊軒紅木家具公司
攝影:包浩乾

一早乘著大巴進入明治神宮的車道,蒼天古木,夾道矗立,彷佛進入世外森林。一長排整齊排列的白底藍字燈籠迎面而掛,上面題寫著天皇對于新年的賀祝。今天是一月第二個星期一,是日本的節假日亦是成人日。與國內古剎新年假日時熱鬧非凡相比,明治神宮顯得十分克制,這份“克制之美”的背后是日本民眾對于天地、自然、傳統的尊重與敬畏。

洗手處的小女孩

進入神宮前,無論老少,都要洗凈雙手。在洗手池旁,有個小女孩在媽媽的耐心教導下一個接一個步驟地完成洗手,表情認真又充滿期待,這是對神明的敬重。

洗凈雙手寓意身體潔凈,可以進入神宮,神宮中央已在進行成人禮,少男少女們穿著傳統服飾、表情堅定,這是對傳統禮儀的敬重。

明治神宮成人儀式

此時儀式人員請出神龕,與參禮者一起躬身敬天地,這是對自然的敬重。

儀式完成后,象征少男少女們已經成人,有相應的自由,也要承擔起相應的責任,這是對于生命的敬重。

明治神宮的建筑與賀祝新年的燈籠

神宮與儀式,端莊素美。

觀禮后漫行在步道上,我感概于自己所參加的草率的成人儀式,遺憾于古代“冠禮”的不復存在,也羨慕這份敬天循禮的克制之美。

四、日本的書法藝術

撰文:鄧輝華 / 浙江工商大學

值24屆“大師班”途徑東京之際,正好有日本書法家的大型展出,由于我對漫畫的興趣,對日本當代近似漫畫風格的書法也甚為關注。

1.源于中國

日本的書法最早來源于遣唐僧人的漢字書寫。他們學習的主要對象是中國兩王——王羲之、王獻之,后來又推崇王鐸的書法。日本書法無法超越中國傳統,但一定是中國傳統書法的傳承與延續。目前,日本的書法愛好者數量大約有兩三千萬,也就是說五六個日本人中,就有一個練書法的。而稱得起書法家,能舉辦個展、出作品集的人,全日本大約有一百萬之多,可見書法在日本國民心中的熱愛程度。

東京國立新美術館第67回獨立書展 / 攝影:鄧輝華

2.講究書道

古代日本人稱書法叫“入木道” 或“筆道”,直到江戶時代(十七世紀),稱為“書道”。日本僧侶和佛教徒用毛筆抄錄經書,后來慢慢成為書寫者修身養性的方式之一。由于具有影響的書法家多為佛家高僧,因此漸漸形成書法的禪宗風格。

東京國立新美術館第67回獨立書展作品
攝影:鄧輝華

3.講究現代美學

日本的設計受歐洲現代主義影響又保存了東方傳統元素,形成日本簡約主義與極簡風格,試圖通過思考人與物件、人與社會、人與自我的關系,找到自己真正需要的核心部分,將不重要的部分進行舍棄,從而實現一種高效、簡潔的生活美學,這一切在書法上都明顯地表現出來。

作者鄧輝華參觀日本67回獨立書法展 / 攝影:劉旭

4.講究實用功能

日本人的創造精神與匠心品質加上二戰后重建家園的決心,通過上世紀六七十年代高度發達的經濟,藝術設計達成了在商業領域各個方面的應用功能。因此,日本書法家的作品不是最高級的純粹書法藝術,而是結合美學、文化與效率的實用書法藝術。

五、民藝的地圖——日本民藝的產業與研究

撰文:陳慶軍 / 安徽大學
攝影:陳慶軍

東京青山傳統工藝廣場,匯聚了日本各地的民間工藝產品,向世界各地的來訪者展示日本的器物之美,同時也是傳統工藝向現代產業轉型的試驗場。

青山傳統工藝廣場的標示

工藝廣場入口右側墻面的巨幅地圖,彰顯了日本政府對傳統工藝的態度。“經濟產業大臣指定傳統的工藝品產地一覽”,菜單式的文字列表和全日本地圖的信息設計,將各地、各種類型的民間工藝悉數道來。消費者可以在最短的時間內,從地理空間上建立起對日本民藝分布的全面認知。地圖的周邊,以各種展覽、論壇活動宣傳材料,以及滾動播放的民藝紀錄片等,構成多種形式的傳播組合。

青山傳統工藝廣場的工藝地圖

賣場內部的空間陳列創新則體現于產品實物、組合、信息的系統設計。從器形到裝飾、材料到工藝、功能到意義、傳統到創新,琳瑯滿目的工藝產品全方位地展示了日本的民間智慧和美學精神。

青山傳統工藝廣場傳播展示

徜徉于民藝產品的世界,不可避免地會將思緒投射到21-21design sight正在進行的“民藝”和“民具”展。深澤直人與柳宗悅,分別是設計與民藝研究的巨匠,他們跨越時空,將研究內容和展覽形式完美結合,講述日本民藝的故事。

民藝展覽中的《民藝》雜志展覽

眾所周知,日本對民藝的尊重,一直體現在保護、傳承和創新等環節,才得以有眾多的消費者對日本文創產品趨之若鶩。總體來看,民眾對美學品質的需求、從業者對工匠精神的恪守、學者孜孜不倦的研究,政府的文化擔當等,共同構筑起日本民藝的大廈。

六、日本街道包容性設計分享

撰文:吳兆奇 / 北京理工大學珠海學院
攝影:吳兆奇

號稱“銀發之國”的日本,是世界上老齡化程度最嚴重的國家。截至2017年9月,日本65歲以上老人達3514萬,占總人口的比例達27.7%,高居全球第一位。因此,日本對老年人的衣食住行等日常生活考慮得更加周全。今天,我們從出行的角度,來看看日本是如何進行街道包容性設計的。

我們將街道分為機動車區域、行人與非機動車區域、行人區域。行人與非機動車區域和行人區域是老年人使用最多的區域,在這兩個區域中,不管是步行還是借助輔具通行,區域的高差是讓老年人產生安全壓力的重要因素,而消除高差或者減少高差當然就是產生安全感的重要條件。這一點上,日本的街道設計可以說是做到了安全無死角。如圖:

行人區域與非機動車道區域的包容性處理

機動車道區域與非機動車道區域的包容性處理

機動車道區域與非機動車道區域及人行道區域的包容性處理

在國內,用類似手法來緩解高差的也有,但更多運用在較大高差的建筑入口,且非常有限。日本的街道中,這樣的包容性的思考與包容性的手法無處不在。作為未來老齡化人口最多的中國,街道的設計與高差的處理必須要給老年人更多的安全感。

七、觀日本成人禮有感

撰文:高巍巍 / 北京對外經貿大學
攝影:何 健 李 敏

日本的成人節是每年的一月第二個星期一,日本全國放假,盡心盡力地做這一件事 —— 一個極其尊重儀式感的大和民族,為年滿20歲的男女青年舉辦成人禮,慶祝他們結束了受父母長輩們保護的時代,開始作為獨立人生走向社會,為自己的行為負責。

成人禮里一定要有父母兄長見證

觀日本成人禮有感——根和翅膀

清晨陽光明媚,東京的冬天有說不出的清爽,早晨的天光斜照著空中每一粒塵埃,擁抱著我們來到最富盛名的東京明治神宮,見證這樣一個極具儀式感的大和民族對每個年輕人最重要的時刻——成人禮。我不想介紹成人禮的意義、禮節、流程及著裝,倒是更愿意分享我作為一個媽媽,聽到、看到、感受到的日本成人禮對于中國父母的借鑒意義。

成人禮戴冠的莊嚴與成人禮寄語的款款寄托

成人禮的服飾不同顏色有不同的寓意
戴冠受禮后步入人生的擔當

這樣稚嫩的眼神卻帶著認真與成熟;這樣莊嚴的情態卻帶著由內而外的愉悅;這樣的師長,父母如此興師動眾,卻帶著陪伴成長的喜悅與培養成才的成就! 每一個戴帽與敬禮,一舉手一投足,都帶著無聲的囑托與堅信:

堅信20歲的你,可以體驗不公平對待,從中你會認識到公平的價值。
堅信20歲的你,遭受背叛,你會領悟到忠誠的意義。
堅信20歲的你, 時常會感受到孤獨,這樣你才懂得朋友的重要。
堅信20歲的你,運氣可能不佳,但你會更明白機遇在人生中的角色;倒霉也是經常的事情,但你會明白成功并不是命中注定的。
堅信20歲的你,會慢慢明白當你失敗時,你的對手也會幸災樂禍,你要學會從容面對。
堅信20歲的你,經常會遭受痛苦,你會從中學習感同身受,懂得同情和理解。

我很遺憾,沒有經歷過如此莊嚴的場面來慶祝自己的長大。糊里糊涂已經步入中年,雖然經歷過辛酸,但沒有儀式感的我,根基依然深深扎在家鄉父母的愛中。在觀察了日本的成人禮后,我更堅信:有意義的人生,都是在經歷一次次的艱難時刻才體悟到更好的自己,才堅信明天會更明亮!

本文作者在祈福

祈福我們的孩子好好長大, 祈福天下的父母既扎牢孩子的根基,也塑造放飛的翅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