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th“大師班”日本行系列報道

活動策劃:林家陽
編輯顧問:婁永琪 喻大翔
學術指導:趙 明 諶 濤
總 主 編:喻大翔
主 編:陳慶軍 趙昆倫 高巍巍 湯翔燕
責任編輯:李 雯
編輯團隊:朱心怡 熊 妍 肖詩夢 閆 明
活動主管:張嬿雯 王亞琦
組織單位:同濟大學設計藝術研究中心
支持單位:同濟大學設計創意學院

一、乃村工藝社,行走于美學與技術之間

撰文:陳慶軍 / 安徽大學

東京臺場的地鐵站口,有一幢頗具特色的建筑,便是乃村工藝社的辦公大樓。24th大師班團隊很幸運地走進這幢建筑,感受日本一流設計企業的創意氛圍,并與該企業進行互動交流。

位于東京臺場的乃村辦公總部 / 攝影:朱心怡

創業于1892年的乃村企業,致力于“空間”營造的全新價值創造,一路高歌前行,在日本和世界各地,留下諸多膾炙人口的作品。

學員們在乃村工藝社參觀“光之箱”公益設計作品
攝影:陳慶軍

乃村工藝社一樓大廳展示的舞臺互動裝置模型,是該企業創業之初的經典作品。一百年前,乃村致力于舞臺美術的設計和制作,從那時候開始,他們積極擁抱時代和技術,對于理念、材料、工藝等方面的創新從未停止。一直到現在,無論是展陳設計、互動裝置,還是場景營造、商業氛圍,無不體現出乃村對于前沿技術的駕馭,以及美學和技術的平衡。

大師班學員與乃村工藝社員工交流 / 攝影:朱心怡

在乃村的創意哲學中,他們探索人與人、人與物、人與信息相互交流中的各種文化主題。乃村的核心層告知大師班的學員,他們正在進行2020年東京奧運會的部分場景設計,這一定是值得期待的世界級創新作品。

乃村工藝社的員工活動區 / 攝影:陳慶軍

(左)乃村工藝社一樓大廳舞臺美術模型裝置
攝影:李敏
(右)模型裝置局部細節 / 攝影:盛玉雯

乃村工藝社,在美學與技術之間行走自如,從東京國立博物館“松林圖屏風”的數字影像展示,到丸之內的Good Design 1KG 展覽,甚至是銀座街頭不經意遇見的櫥窗美陳,均體現出美學與技術的深度結合。

二、凝思預測——從武藏野校長的話說起

撰文:高巍巍 / 北京對外經貿大學

戊戌己亥交替之間,我們來到東亞文化藝術不可忽視的一片寧靜之地——日本武藏野大學。

Tadanori Nagasawa 武藏野校長 / 攝影:朱心怡

之前一晚分享沙龍party搞到后半夜2點,我與紫砂壺大師一起喝酒,飲茶,聊藝術的變遷,藝術金融,中國人的生活方式……好多好多話題。突然間,武藏野校長今天中英文夾雜的演講,以及他說的forecasting,成了我們最大的興趣點。

煮酒論英雄 / 攝影:李 敏

預測之于經濟學家:忙著數“黑天鵝”與“灰犀牛”。

預測之于政治家:川普發起中美貿易戰已經攪得所有政治家喘不過氣來,沒有預測,只有應付大嘴巴的各種暢快淋漓。

預測之于軍事家:中東危機;俄烏對峙;東亞和平這些焦點抵不過《論持久戰》印刷熱銷。

預測之于藝術教育家林家陽教授、之于Tadanori Nagasawa 武藏野校長:是堅持和信仰;是對現實問題的勇敢面對;對藝術創新領導力的提倡;對新科技幫助實現藝術思想的堅信。

預測之于堅守中國傳統文化大師家族的80/90后傳人:是一種中國人的美好生活方式的探索、尋根、發揚;是中西方精英教育下有家教、有傳承、有情懷、有克制,更是有趣的一群人在思辨中慢慢前行。

何健老師細說紫砂 / 攝影:李 敏

這位做了20多年校長的教授氣場非凡,儒雅深邃,侃侃而談,尤其飆英文的自然與睿智,彰顯他中西文化融合后反哺和深耕日本藝術教育的抱負。這一點,林家陽教授也是同一類人種。鬢已秋,江湖甚好,武功正臻上乘,未來誰主沉浮?

凝思預測藝術教育的下一個風向標——藝術創新領導力,藝術與人工智能,中國人的美好生活方式,新東方主義——who knows , 說不準我身邊就會產生一位世界級藝術風向標的引領者呢。

三、東洋之陰

撰文:劉莎燮 / 同濟大學設計藝術研究中心
攝影:劉莎燮

在日本國學習、生活、工作了十一年的地陪陳導告訴我們,日本人喜歡把亡靈安息地選置在住宅中心的區塊,越是富人越講究,一般都喜歡把墓穴安放在親屬住地附近。

墓地索引地圖

環視一圈,國立新美術館就在馬路斜對面二百多米,四周住宅高樓林立,應證了陪同的話語:最好的地點給了亡靈,讓后人敬仰祭拜。

兩棵記錄墓園歷史的銀杏樹

中國大相徑庭,我們的墓址都在近郊縣,布局和朝向雖有講究,但決無在住宅鬧市區建陵園的案例,這當然是不同文化造成的。從日本人對墓地的選址,更能體現對逝者的尊重。

墓地不遠處的住宅高樓

活著、走了都和親人在一起,那是件多么美好的事。陰陽兩相望,陰中見陽,陽中有陰,在這塊土地上同呼吸共命運,生生不息傳承后代,這大概是日本人的觀念了。

墓地環境

四、留下來 帶回去 住后傳
——淺談在日本的中國工藝制品

撰文:閆 明 / 鄭州輕工業大學

位于東京的世田谷區,每年1月的15至16日和12月的15至16日,開辦日本關東地區歷史最悠久(至今已有440年歷史)、規模最大的跳蚤市場。

古董、戰前明信片、舊唱片、漆器制品、二手衣服等,唯有你想不到,沒有你買不到的東西。我有些奇怪,在中國相當昂貴的紡織、緙絲、和服制品,為何卻流入日本的跳蚤市場,價格幾乎與上世紀七八十年代出口日本時相同?

世田谷跳蚤市場 / 攝影:李 敏

留下來

走在下北沢的路上,非遺傳承人吳老師向我娓娓道來……

上世紀八、九十年代,日本處于經濟發展高峰期,中國大量的廉價勞動力幫日本做絲綢等紡織品,隨后這批東西就留在了日本。隨著日本經濟下滑,年輕人對傳統工藝的淡漠、無視或者說不了解,造成大量工藝制品流入二手市場。

世田谷跳蚤市場 / 攝影:李 敏

帶回去

吳老師說,中國上世紀八十年代前后的三十年左右,非物質文化遺產包括絲綢工藝品,無論技藝、圖案和色彩,都是頂峰和精華的東西。如今,隨著國家和民間對非遺工藝品的重視,價格幾何級上漲,老百姓消費不起;又因為沒有市場競爭機制,導致技藝水平嚴重下滑,局面令人憂慮。作為中國非物質文化遺產傳承人,他有責任將東京跳蚤市場的民族工藝品買下來,帶回去,也留存一段寶貴的歷史。

和服腰帶制品 / 攝影:劉 旭

傳下去

帶回中國,一個很重要的方面是展示給現代的非物質文化遺產傳承人,用怎么樣的文化責任與工匠精神,才能做成以前這么精致的東西,讓老祖宗留傳下來的優秀遺產,再度在我們的生活中復活與復興,并宏揚光大起來。

前期系列報道請查看下一頁。